• 爸爸爸爸... ...

    2008-06-25

    6月18日,一个太特别太另类太让人不知所措的日子... ...

    2007年的6月18日,去了鬼门关一游,一周后好起来恍如隔世... ...

    2008年的6月18日,又是一个伤心欲绝的日子... ...

    下午的时候跑去医院,爸爸已经开始目光涣散,躺下2分钟马上爬起来,走2分钟再躺下,我和哥两个人一个扶着他的胳膊一个举着挂吊瓶的架子,一起坐下起立... ...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了起来,也没想什么,只是在大脑一片空白的状况下眼泪就掉了下来,并且源源不断... ...

    天黑以后,爸爸已经疲累的无法一个人独立从床上爬起来,我让累了好几天的老太太赶快休息,自己一个人按住爸爸的肩膀防止他起床... ...

    到10点的时候爸爸睡了,是我以为他睡了,医生来了才知道是昏迷,于是和老太太两个人哭着送爸爸去了ICU... ...

    然后是长时间的眼泪,我不知道有多久,12小时?24小时?还是48小时?脑海里开始不断浮现小时候的画面,很多忘记多年的事情也一件一件重新清晰起来:5岁以前总是被爸爸扛在肩膀上出门;爸爸总是说看着我吃东西他最开心,即使是我总是一边吃一边抱怨他又引诱我变胖;摔到脑袋满是鲜血的那次爸爸用大衣包着我一路飞奔到医院;小时候冬天临出门总是抱着帽子围巾大衣跑到爸爸跟前,等着他一件一件给我穿好然后扛到肩上出门;家里墙壁上爸爸给我刻下的我身高变化的痕迹;还有那辆爸爸专门在前杆上给我钉了小小座的自行车... ...

    小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爸爸爸爸”的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简单的叫“爸”,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爸爸很少说话。在这个生离死别的时刻,我突然发现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叫“爸爸”了,以后的父亲节可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突然就茫然到不知所措... ...

    19号上午,爸爸开始呼吸困难,医生判了死刑,让我们赶快通知亲戚朋友,准备后事。我趴在病床的栏杆上眼泪浸湿了眼镜、脸还有上衣,胸口好像被凿开了好大好大的一个洞,五脏六腑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任凭我怎么接都接不住,血淋淋的淌了一地... ...

    终于还是抢救了过来... ...

    到21号那天医生下了第二次死亡通知书,半夜里家里的亲戚朋友在病房外坐满了长长的一席... ...

    这个时候我不哭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泪流干了,还是看不下爸爸受更多的苦... ...

    爸爸的双手双脚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针孔,还有胶布留下的深深浅浅的痕迹;由于连续多日的输液,原本就与身体不成比例的肚子变得更加鼓胀,还有高高肿起的双脚和膝盖,干裂的满是血口的舌头和嘴唇;护士给爸爸插鼻管吸痰的时候我的心脏每每都痉挛的窒息眼泪直流。我不想爸爸再这样受苦了,也许这样结束他才能真正解脱,虽然这解脱对我和老太太来说代价太大了,但是这个结果也许才是对爸爸比较好的结果... ...

    所以,我不哭了,我们能做的只是不放弃不绝望,每一分钟都好好的陪在爸爸身边,让他开心也让他放心... ...

    爸爸醒了,前天的凌晨,我于是给麦麦打电话的时候高兴的边笑边抡胳膊... ...

    我不想再去想可能的结果了,虽然这结果也许离我并不遥远。2006年初的时候医生说爸爸的期限只有一年,我们已经从死神的手里又抢过了1年半的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的说再见,我只是想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会平静的流着眼泪说再见,平静的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老太太和自己,让他放心... ...

    我现在又像以前那样,爸爸爸爸,总是这样叫,我不知道还有多久时间给我,所以,我抓紧一分一秒,叫,爸爸爸爸... ...

    PS:谢谢很多人,这几天给我短信、电话以及无声支持的很多很多人... ...

    分享到:

    评论

  • 今早才知道这消息,没想到这么严重,大牙,加油哈,有任何困难一定要开口哈。
  • 我一点也不原意仔细看你写的这篇。
  • 刚刚知道这个消息,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
    坚强一点,加油
  • 感谢上苍赐予我们的一切,珍惜现在拥有的,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些...
  •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人一生平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