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见不如怀念... ...

    2008-04-16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在关键词为“恋物癖”的段子里写到,我是怀旧的人... ...

    是的,我是很怀旧的人...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常常喜欢把从前积攒下来的零零碎碎翻出来重温,慢慢拼凑我琐碎的记忆,这是我平静自己的方式之一,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这样一切往往就会好转... ...

    最近,我又陷入了回忆的漩涡无法自拔,原因很多,好像身边每一个人都在用行动告诉我,别忘了曾经怎样怎样,不,不光是这些人,连路边的风景都在问我,还记得许久以前你在这里的那些日子么... ...

    周末的时候去了舅舅家,走到楼梯口一个身高已经到我胸前的小丫头探出脑袋大喊,小姨小姨,我恍惚间想起似乎是丹丹姐在舅妈家的外甥女。上次见似乎是很多年前了,新新那个时候还是个喜欢在床上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小小姑娘,说话毫无章法,常常没有因为就有所以,似乎是2、3岁的模样。真的是吗,坐在地板上笑着喊我,小姨来看动画片,鼻梁上已经架起眼镜的小丫头、已经二年级了,在舅舅问到考试成绩时低着头不说话的小丫头,真的是若干年以前喜欢从床上跳到我怀里然后咯咯大笑的那个小小姑娘吗。不知道再过这许多许多年,新新会不会像现在的我,感叹岁月如风,拂过只留下成长的欣喜和老去的无奈... ...

     

    杨妹妹年前就说过了,这一去日本就不知道多久之后才会回来,某一日QQ上聊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还眼睛红红,差点湿了眼眶。周日的时候见了临行前的最后一面,这一面很仓促很冷酷。我趁和老大老三老孔大妈看电影前的十分钟跑出来接过杨妹妹递来的一包东西说了再见就跑回了楼上,这最后一面不过短短5分钟。晚上,拿出袋子里的光盘,放入电脑里打开,是上次一起去发现王国的照片,照片里我们大家都笑得开怀,可我心情却说不清的酸涩,留守大连的这一群里又少了一个,而且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我至今还记得入学报道那一天的晚上,在二馆教室里的第一次班会,杨妹妹你穿着黄色的T恤,脸上白白的说我从四川来;还有无数个一群人占座上课占座自习食堂排队的日子;在713一起看那期大小炳做嘉宾的康熙来了,一群人笑得东倒西歪的镜头也不会忘记;还有,三人自行车的PP我也会好好留着。对,你的一大堆东西在我手里,你是必须要回来的,下次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还是你,可是又希望你有所改变,希望你开朗些,在新的环境里多些朋友,别总是一个人闷闷的,要多晒太阳,身体才会健康,才会壮壮,在那么远的我们这一群人都没有去过的日本,你得好好照顾自己,高兴不高兴都给些消息,我们在闲得无聊的日子里还是偶尔会想念你担心你... ...

     

    在BHR的框架培训从昨天开始,今天结束。昨天一早出门,一个小时又十分钟的公交车程和从前一样,原来26路换不换新车时间都是45分钟从五一广场到大工路。我选错了位置,晒了一路,不过心情和脸上温度一样,暖暖。路过数码广场的时候,在路边的车站看到了穿西装的大黄,一直到脖子无法继续旋转的角度我才回过头来。下车的时候又发现五号和富婆也在同一辆车上,然后进了BHR的会议室,麦麦说早上在路边碰到小V,我于是心里笑开了花,这是多深的缘分啊... .....
    这次培训的主要讲师是hongjun。似乎是从hongjun坐下的时候,我的思绪开始慢慢飘离,飞回了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就在旁边的培训室里。我和富婆坐在一起听我们的入职培训,讲JMS的时候,电子系毕业的我如听天书,于是与富婆俩个一边瞄着讲台前的yangbing,一边瞄电脑上播放的无声的《宫》。考研录取分数线下来那天忘了是什么课了,我接了电话之后回去嘴里说无所谓的,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于是最后一排的一群人将我团团包围一起安慰我,于是又笑。那个时候似乎是小武和小六一座,五号和小V一座,大黄比我们迟到一天,但是没用几分钟就和我们混作一团了。然后这七个人开始了频繁的小范围聚会,偶尔会拖上其他的一大群人搞大范围的聚众聚餐。这是我毕业之后到现在为止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我离开了我的同学,但是还是有这么几个人和我一样精神上还是没有脱离学校生活,还没有沾染上社会习气,我们像同学一样像真正的朋友一样相处。我记得我烧砸的在大黄小V小六家里放到发毛的那盘酱烧茄子,记得富婆用汤锅做的红烧鲳鱼,记得我做砸富婆成功补救的可乐鸡翅,记得徒步前一天和富婆同睡一床然后在第二天早上一起做七人份的早饭。现在,各奔东西了,从葫芦娃到美少女战士到F4再到...,小六回了哈尔滨,小V和大黄很久不见,小武上次见面似乎是两个月之前,五号和富婆生活幸福美满感情甜甜蜜蜜,从现在看来,短期内七个人想要重聚似乎是可能性微乎其微的事情了,没关系,我们不能相见,我们可以怀念,怀念曾经的那些日子,你们都忘记了也没关系,我都记住了,等到很久很久之后我们葫芦娃重聚的时候我一件一件说给你们听... ...

     

    今天早早下课了,窗外阳光仍旧明媚,我心血来潮想要重走校园,去看看电信学院旧址,看看曾经考试、自习、班会、专业课用到的那些教室。路上碰到王慧丽,她还像几年前军训在队列班里的时候一样叫我班长,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各自问了当前状况于是继续各走各路,最后一句是“有机会再聚”,可我们都知道这之后我们谁也不会再联系谁,我们只能靠老天爷安排我们的重聚... ...
    走到老电信楼门前才发现已经更名了,现在已经是机械工程学院了,可除了门前的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变。小操场上的树还在,每年的夏天都要在这棵树的阴影里强记那些需要死记硬背的定义概念,背累了就几个人坐在石凳上聊天,或是就在这小操场的羽毛球场上挥拍子。152和151的教室里都有人在上课,老师我全部都不认识。我想起大三在151上考研专业课辅导班的日子,阿连从吉林千里迢迢赶回来,两个人又坐在一起上课,桌上始终是零食不断。114似乎是感情最深的教室,忘记了是因为什么,只是记得电子0203班的人常常出现在114,有时候明明没事也要在黑板上写上“本教室今天有会”来方便大家自习... ...
    我晃晃悠悠的出了电信学院旧址,面前于是就是材料馆了,我至今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电信学院的很多课都安排在这里,工科数学,还有通信原理,让我头疼的课都安排在这里了。记得204的通信原理课上我常常不在状态,邢惠玲在黑板上写一个字我就抄一个字,但是基本上没有关注过她嘴里说过些什么,我常常在204的最后几排落座后开始补其他课的作业,或是复习,有时候甚至边听随身听边上课,第一次听《黑色星期天》就是在这间教室这节课上然后是杨妹妹的魅族MP3里... ...

     

    曾经被老太太说过很多次了,我总是不断的收藏破烂玩意儿,柜子,抽屉,床底,慢慢都被我塞满。小时候喜欢的贴纸,漂亮的糖盒子,已经不能听的磁带,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学生证,小学里同学们互赠的贺年卡,大学里非典封校时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的那个贴着两寸照片的牌子,等等等等,诸如此类,我都一一收好,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只是心里想要这样但是完全毫无理由,于是老太太常常趁我不在家时偷偷替我收拾。今天我才想清楚,我只是潜意识里将自己的回忆一件一件收好,可惜,现在我的回忆是断断续续的,不连贯的... ...

    毕业以后我爱上了自己制造回忆,我不再是单纯的收好身边的人或事留给我的回忆,而是在这同时也替自己和身边的人们创造更多的回忆。时间是宝贵的,过往里年少轻狂的我不知不觉浪费掉的时间已经无法挽回,我只能看着脚下,手边,眼前,这些属于我的只容我支配的岁月,我不想在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它们都是空白或是灰蒙蒙的颜色,我想写下一笔一笔不一定闪亮但是至少是深浅有别的日子... ...

    我正在和这现实的社会拔河,他带走我的朋友,我的时间,我的青葱岁月,我不遗余力的保存好我的回忆。相见不如怀念,有些东西一去不回,我不会死缠烂打,我选择怀念... ...

    我说完了,积攒了好久了,终于洋洋洒洒了这三千多字,今天的关键词是“怀旧”,一如中午去沙漠驼铃吃大盘鸡的路上我所做的,呵呵... ...

    分享到:

    评论

  • 让我来补充一下记忆。
    2006年2月15日,早9点左右,地点PLT会议室,我,小六,小姑娘,大黄等等,平静的等待第一天的入职培训,就在此时,我发现放在杯子里的水突然有节奏的颤抖起来而且越演越烈,我心中第一反应“同志们,地震了,快钻到桌子下面。。。。” 就再我徘徊在是喊还是不喊的时候,我发现水不颤了,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一双好大的鞋啊,定睛一看,哦原来是进来了一个人,很大的休闲鞋子,很肥的深色裤子......由于大家都在坐着加上本人眼睛大小有限,只能看到2/3的body,不过也感到了一股很强烈的气势了,心想“这哥们,体格不错啊比我膀,个头也比我高。。。” 颈椎也不争气让好奇心给压弯了,仰头一看,全身的灰暗色调,穿了一个很大感觉很厚重的衣服,整个头部已经被粗粗的质感的围巾包裹的只能看到一副正方形的粗粗的大黑框色眼镜,不过还能看到一些头发, 不对, 啊啊啊啊啊啊!!!!!?????太前卫了啊居然是长头发,我扫视了屋内的其他人,大家一个个都张着嘴,目光呆滞的都盯着这个哥们。。。直到那个他做了下来,大家急忙把嘴合拢了起来,我还特意的留意了一下大家的嘴角看看有没有流下口水的,而我同时也狠狠的咽了一口。。。。。。

    只见那个人慢慢的解下围巾,一圈,二圈,三圈,四圈,五圈。。。。。。我的思绪都跟着转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缓过神来,终于发现就剩最后一圈了,如山真面目马上就要出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个人都露出了万分惊愕的表情。。。。原来是个女的。。。。。。。这就是我们的大牙~~~~~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本回完!预听之后精彩内容,请听下回分解!
  • 怀念大学时的自己,特别是大四时。
  • 虽然我在此文中只出现了一次,但我还是一字不落地读完全文。你现在已经不是漫画书了老二。可是感情还是这么丰富,不光自己丰富,还要感染别人。看完我思绪就飞了。
  • 死银,干嘛写的那么煽情,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不念,一切向前看吧。看了阿连的博客,我也想去野炊,不过现在一点也不爱折腾了。总之,有空多想想我,多找找我。金三顺说的好啊,回忆就是回忆,不具有任何力量。。。
  • 你的博客把我带回了培训的岁月
    培训室里特有的味道记忆着当时的我们
    坐在最后一排,甚至分不到电脑,依旧可以每天高高兴兴去听课
    记得那时候的迷茫,也记得那时候的冲劲
    葫芦娃啊,在一起很好很强大,分开了也不带差的
    念旧么?我收藏的一些破烂在搬家的时候MM偷偷帮我丢掉了,哈哈,还闹了好多笑话。现在清爽了很多。慢慢的懂了,记忆是可以收放自如的,记忆是非物质化的。我掌控我的记忆。
    在BHR上班的岁月很温暖,没有约束的奔放在那里展现的淋漓尽致,最最怀念2楼的小屋,一大群人,哈哈

    小六是走的最远的一个了。他临走的时候我和他还在香港茶餐厅吃的烤肉,吃的辣炒xianzi,喝的雪花啤酒.....

    大牙可能是哭着写完的博客,我们都看了,呵呵,你的眼泪没有白流
  • 呵呵,很怀念,无奈的是有时候现实总在逼着人去做事
  • 我也有同样的习惯。收集一堆旧东西~收集一些记忆。
    现在看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 大牙 I MI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