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来自蔡淳佳的《庆幸有你爱我》,看了MV之后爱上这首歌... ...

     我想说的和这首歌没有太大关系... ...

    上周MBTI的时候,我为决定自己到底是内向还是外向跟自己较劲了好久,最后选择了内向,虽然大家都笑,可我始终这么认为,但是最后出来的结果是,外向... ...

    人真的是复杂的动物,虽然自己认为内向结果是外向,可我还是无法完全信任自己或是自己随意答题做出的结果,算了,无法分辨,不去分辨,无从计较,不去计较... ...

    从很久很久以前,老太太和老刘就常常说,我是个太认真的孩子,凡事太较真了,常常无缘无故的钻牛角尖,累倒自己... ...

    曾经我是,认真的人,可越来越不是了。当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荒谬的世事,见识了一个又一个好人不得好报的结局,我不得不承认,世事难料,这世界不是真的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 ...

    惩罚是上帝的事情,因果报应这件事,连上帝都不一定计算的毫厘不差,凡人的我们,还是做好自己吧,对于陌生人毫无缘由的好意请不要认为这理所当然,而对于那些没有理由的恶意,也请不要还以更凶狠的恶意吧,恶意+恶意,也只是徒增恶意而已... ...

    请用心体会人生的美好,请相信每个人做每一件事情都有他的缘由,善意对待每一个朋友,冷静的对待你的敌人,也许你会快乐一点... ...

  • 有些人,是不同的。以前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不知该怎样来形容这些人,以及这些人所作的事情所能触动我心的感觉。最近把许佳的《二十五岁前》当作饭后睡前的消遣,发现一个字,“灵”,呵呵,是的,没有“灵气”那么矫情,没有“才气”那么恶俗,就这一个字,足以... ...

     昨天一群五人跑去龙王塘看樱花,这原本是件听起来做起来都让人觉得恶俗加矫情的事情,但是我们几个就是有本事让它不恶俗,不矫情,瓦卡卡,谢谢很灵的同志们,做的很灵的事情,说的很灵的话,让我一路开开心心,人这么多也没有让耐性极差的我觉得不耐烦,即使是在返程等待公交车的那近一个小时里... ...

    差五分钟六点,我像以往每一个有大型活动的早上一样,在兴奋中醒来,然后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即使连续几天都没睡上8个小时... ...

    老大杨旭同学之所以定下这一天春游的原意是说马拉松会封道,所以私家车应该不会选在这一天出游,所以我们应该可以清清静静的玩玩。不过似乎忘了考虑封道的直接后果是公交车绕道而行+超级堵车,瓦卡卡~~

    集合时间是早上8点30分,和平乐购正门。我特意看了大连一套提示信息里通知的公交路线变更,决定跑去坐27路,并且早早的提前四十五分钟出发,虽然不能直接到和平,但是从网球中心走一走也不算远。儿童公园,看到其中兄弟在车站上看站牌,我坐在车上幸灾乐祸的笑着,然后在他惊诧的表情里绝尘而去,心中暗暗得意,然后就遭了报应—— 一路狂堵,一直堵到沈阳路看到老大、于兄、其中兄弟三个一起站在站台上冲我幸灾乐祸的笑,这件事请给我的教训是在挑选幸灾乐祸的对象之前,要谦虚,要谨慎... ...

    202终点小平岛,一溜怀旧电车,我们几个外来旅游人员一起拿起相机狂咔嚓,然后5人挤上一辆出租。司机叔叔真是好人,恩,真的是好人,真善良。上车之前我们一直说我们五个肯定坐不下,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但是在叔叔的一句“你们几个都这么瘦溜,肯定能坐下”之后我们几个就昧着良心上车了,反正我是昧着良心上的车,“这么瘦溜”这四个字把我从耳朵到脖子都给烧红了... ...

    一路上我嘴巴一直没合上,总是一点点小事就笑到抽抽。出租车司机叔叔一路上接了好几个电话,每次第一句都是“你讲”,我就受不了了,在狭小的后座上一直无声地抽抽;然后下车,一间小卖铺,名为“新星食杂店”,副标题是“官房分店”,我又差点没笑晕过去;然后是green命名的“幽默大师”,一种可以用来遛的狗狗状氢气球,我们每一个相机里都留下了,我还拍下了一个遛累了躺倒的“幽默大师”... ...

    一天里花最长时间做的一件事情是:给匡威拍广告... ...我们摆各种pose,不是,错了,是给鞋摆各种pose,各种背景,各种角度,一一留影,我照相机里脚上的匡威比我的脸出现频度都高... ...

    然后再有印象的就是吃,然后一只不知是双眼皮还是画了眼线的名叫“卡鲁”的狗狗,还有那个和老婆两地分居的“断臂瘸腿维纳熊”以及阿迪的垃圾桶,关于樱花和风景...阿呦,我忘了仔细看了... ...

    临走之前起风了,马上要下雨的架势,樱花瓣一阵阵席卷而来,老大一阵心疼:“再刮两下树都秃了”,可仍旧还是笑眯眯的在鹅毛大花瓣中间留了大合影... ...

    我说不清这一大篇流水账里,到底哪几个字和第一段前后照应了,反正自己心里觉得每一个字似乎都照应了,恩,就这么办吧... ...

    PS:感谢其中兄弟的手全程拎水,还有感谢其中兄弟的单反全程摄影,恩... ...

    PP:

    1、小平岛的怀旧电车... ...

     2、进去的时候以为老板写错了,把“官方”写成了“官房”,出来的时候才知道,这地方叫“官房村”... ...

     3、这张PP几个人也疯笑了好久... ...

     4、匡威08春季新品广告,脚模:老大杨旭同学,于兄,以及,偶... ...

     5、断臂瘸腿维纳熊... ...

     6、幽默大师双骑... ...

     7、据其中兄弟说,这张PP相当于2000张PP,因为太阳直射,我没敢说我没事就照太阳... ...

     8、出口处的阿迪垃圾桶,真是,太有才了... ...

    下面是其中兄弟单反的效果,果然是不一样,弄得跟韩剧剧照似的... ... 

  •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在关键词为“恋物癖”的段子里写到,我是怀旧的人... ...

    是的,我是很怀旧的人...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常常喜欢把从前积攒下来的零零碎碎翻出来重温,慢慢拼凑我琐碎的记忆,这是我平静自己的方式之一,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这样一切往往就会好转... ...

    最近,我又陷入了回忆的漩涡无法自拔,原因很多,好像身边每一个人都在用行动告诉我,别忘了曾经怎样怎样,不,不光是这些人,连路边的风景都在问我,还记得许久以前你在这里的那些日子么... ...

    周末的时候去了舅舅家,走到楼梯口一个身高已经到我胸前的小丫头探出脑袋大喊,小姨小姨,我恍惚间想起似乎是丹丹姐在舅妈家的外甥女。上次见似乎是很多年前了,新新那个时候还是个喜欢在床上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小小姑娘,说话毫无章法,常常没有因为就有所以,似乎是2、3岁的模样。真的是吗,坐在地板上笑着喊我,小姨来看动画片,鼻梁上已经架起眼镜的小丫头、已经二年级了,在舅舅问到考试成绩时低着头不说话的小丫头,真的是若干年以前喜欢从床上跳到我怀里然后咯咯大笑的那个小小姑娘吗。不知道再过这许多许多年,新新会不会像现在的我,感叹岁月如风,拂过只留下成长的欣喜和老去的无奈... ...

     

    杨妹妹年前就说过了,这一去日本就不知道多久之后才会回来,某一日QQ上聊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还眼睛红红,差点湿了眼眶。周日的时候见了临行前的最后一面,这一面很仓促很冷酷。我趁和老大老三老孔大妈看电影前的十分钟跑出来接过杨妹妹递来的一包东西说了再见就跑回了楼上,这最后一面不过短短5分钟。晚上,拿出袋子里的光盘,放入电脑里打开,是上次一起去发现王国的照片,照片里我们大家都笑得开怀,可我心情却说不清的酸涩,留守大连的这一群里又少了一个,而且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我至今还记得入学报道那一天的晚上,在二馆教室里的第一次班会,杨妹妹你穿着黄色的T恤,脸上白白的说我从四川来;还有无数个一群人占座上课占座自习食堂排队的日子;在713一起看那期大小炳做嘉宾的康熙来了,一群人笑得东倒西歪的镜头也不会忘记;还有,三人自行车的PP我也会好好留着。对,你的一大堆东西在我手里,你是必须要回来的,下次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还是你,可是又希望你有所改变,希望你开朗些,在新的环境里多些朋友,别总是一个人闷闷的,要多晒太阳,身体才会健康,才会壮壮,在那么远的我们这一群人都没有去过的日本,你得好好照顾自己,高兴不高兴都给些消息,我们在闲得无聊的日子里还是偶尔会想念你担心你... ...

     

    在BHR的框架培训从昨天开始,今天结束。昨天一早出门,一个小时又十分钟的公交车程和从前一样,原来26路换不换新车时间都是45分钟从五一广场到大工路。我选错了位置,晒了一路,不过心情和脸上温度一样,暖暖。路过数码广场的时候,在路边的车站看到了穿西装的大黄,一直到脖子无法继续旋转的角度我才回过头来。下车的时候又发现五号和富婆也在同一辆车上,然后进了BHR的会议室,麦麦说早上在路边碰到小V,我于是心里笑开了花,这是多深的缘分啊... .....
    这次培训的主要讲师是hongjun。似乎是从hongjun坐下的时候,我的思绪开始慢慢飘离,飞回了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就在旁边的培训室里。我和富婆坐在一起听我们的入职培训,讲JMS的时候,电子系毕业的我如听天书,于是与富婆俩个一边瞄着讲台前的yangbing,一边瞄电脑上播放的无声的《宫》。考研录取分数线下来那天忘了是什么课了,我接了电话之后回去嘴里说无所谓的,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于是最后一排的一群人将我团团包围一起安慰我,于是又笑。那个时候似乎是小武和小六一座,五号和小V一座,大黄比我们迟到一天,但是没用几分钟就和我们混作一团了。然后这七个人开始了频繁的小范围聚会,偶尔会拖上其他的一大群人搞大范围的聚众聚餐。这是我毕业之后到现在为止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我离开了我的同学,但是还是有这么几个人和我一样精神上还是没有脱离学校生活,还没有沾染上社会习气,我们像同学一样像真正的朋友一样相处。我记得我烧砸的在大黄小V小六家里放到发毛的那盘酱烧茄子,记得富婆用汤锅做的红烧鲳鱼,记得我做砸富婆成功补救的可乐鸡翅,记得徒步前一天和富婆同睡一床然后在第二天早上一起做七人份的早饭。现在,各奔东西了,从葫芦娃到美少女战士到F4再到...,小六回了哈尔滨,小V和大黄很久不见,小武上次见面似乎是两个月之前,五号和富婆生活幸福美满感情甜甜蜜蜜,从现在看来,短期内七个人想要重聚似乎是可能性微乎其微的事情了,没关系,我们不能相见,我们可以怀念,怀念曾经的那些日子,你们都忘记了也没关系,我都记住了,等到很久很久之后我们葫芦娃重聚的时候我一件一件说给你们听... ...

     

    今天早早下课了,窗外阳光仍旧明媚,我心血来潮想要重走校园,去看看电信学院旧址,看看曾经考试、自习、班会、专业课用到的那些教室。路上碰到王慧丽,她还像几年前军训在队列班里的时候一样叫我班长,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各自问了当前状况于是继续各走各路,最后一句是“有机会再聚”,可我们都知道这之后我们谁也不会再联系谁,我们只能靠老天爷安排我们的重聚... ...
    走到老电信楼门前才发现已经更名了,现在已经是机械工程学院了,可除了门前的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变。小操场上的树还在,每年的夏天都要在这棵树的阴影里强记那些需要死记硬背的定义概念,背累了就几个人坐在石凳上聊天,或是就在这小操场的羽毛球场上挥拍子。152和151的教室里都有人在上课,老师我全部都不认识。我想起大三在151上考研专业课辅导班的日子,阿连从吉林千里迢迢赶回来,两个人又坐在一起上课,桌上始终是零食不断。114似乎是感情最深的教室,忘记了是因为什么,只是记得电子0203班的人常常出现在114,有时候明明没事也要在黑板上写上“本教室今天有会”来方便大家自习... ...
    我晃晃悠悠的出了电信学院旧址,面前于是就是材料馆了,我至今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电信学院的很多课都安排在这里,工科数学,还有通信原理,让我头疼的课都安排在这里了。记得204的通信原理课上我常常不在状态,邢惠玲在黑板上写一个字我就抄一个字,但是基本上没有关注过她嘴里说过些什么,我常常在204的最后几排落座后开始补其他课的作业,或是复习,有时候甚至边听随身听边上课,第一次听《黑色星期天》就是在这间教室这节课上然后是杨妹妹的魅族MP3里... ...

     

    曾经被老太太说过很多次了,我总是不断的收藏破烂玩意儿,柜子,抽屉,床底,慢慢都被我塞满。小时候喜欢的贴纸,漂亮的糖盒子,已经不能听的磁带,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学生证,小学里同学们互赠的贺年卡,大学里非典封校时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的那个贴着两寸照片的牌子,等等等等,诸如此类,我都一一收好,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只是心里想要这样但是完全毫无理由,于是老太太常常趁我不在家时偷偷替我收拾。今天我才想清楚,我只是潜意识里将自己的回忆一件一件收好,可惜,现在我的回忆是断断续续的,不连贯的... ...

    毕业以后我爱上了自己制造回忆,我不再是单纯的收好身边的人或事留给我的回忆,而是在这同时也替自己和身边的人们创造更多的回忆。时间是宝贵的,过往里年少轻狂的我不知不觉浪费掉的时间已经无法挽回,我只能看着脚下,手边,眼前,这些属于我的只容我支配的岁月,我不想在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它们都是空白或是灰蒙蒙的颜色,我想写下一笔一笔不一定闪亮但是至少是深浅有别的日子... ...

    我正在和这现实的社会拔河,他带走我的朋友,我的时间,我的青葱岁月,我不遗余力的保存好我的回忆。相见不如怀念,有些东西一去不回,我不会死缠烂打,我选择怀念... ...

    我说完了,积攒了好久了,终于洋洋洒洒了这三千多字,今天的关键词是“怀旧”,一如中午去沙漠驼铃吃大盘鸡的路上我所做的,呵呵... ...

  • 三种人... ...

    2008-04-12

    三种人。

    一种我不为人人也不需要人人为我,了无牵挂,人生平平淡淡虽无大喜但也无大悲... ...

    一种我为人人但也要人人为我,既然付出当然索求回报,这一种人朋友不多,朋友中大多是宽宏大量之人或是软弱需要保护之人。这一种人虽然体贴周到但同样要求朋友做到一样的体贴周到,做这一种人的朋友难免劳心劳力,压力责任重大... ...

    还有一种,我不为人人但要人人为我,估计是没什么朋友了... ...

    这都是极端的情况,没有哪一个人会真的去斤斤计较我为你做多少而你又回报我多少,又或者真的可以和所有人都君子之交淡如水,那都不是凡人... ...

    只求身边有许多个见面时相谈甚欢快乐共享可以一起吃喝玩乐,不见时偶尔会心存想念的朋友;有那么三、五个常常见面,互相陪伴互相关心身体健康心灵健康的朋友;有一两个神交但不一定常常见面的朋友... ...

    这些对有些人可能是奢望,但我做到了,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呵护,兢兢业业的经营.. ...

    谢谢我的这些朋友,偶爱你们,瓦卡卡~~~~

  • 上个周末闲来无事把早几年的日记都翻出来回味,发现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日记都和几个人拉拉扯扯牵牵绊绊的... ...

    2000年2月,大连市中山区20高中高一三班教室... ...

    D和Y这一桌子俩人由第一排窜到最后一排,于是乎与我这从来不挪地方的人同处一排... ...

    J和苏大妈同桌,位于D&Y前座,这一群5人不知为何就臭味相投了,上课下课抽空就神侃海侃,间隔J和大妈背景音乐似的来几句革命歌曲大连唱... ...

    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当时的话题都是什么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月之后四个女生就惺惺相惜了。ZEST这名字的由来也没什么印象了,反正我是Z就对了(难道是ZERO?),老大是T吧,貌似... ...

    我想这个时候的我应该还是正处在迷恋BSB的阶段,应该是,要不然ZEST的另一别名4B就毫无来由了,对,当时四头全都迷恋BSB... ...

    我用了很多年的一句名言“欺负老实人”原来是世纪初时老大的名言;三儿的名言是“XXX个勺子”,此句我也多次引用;四儿的一句“说句少先队员的老实话”忘记了好多年了,四儿也不见好多年了。谁说的文理不分家的,我们家分了文理以后就分了... ...

    世纪初的时候这四个丫头片子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每天除了怕考试稀烂之外似乎就无所畏惧了,所以直到今天,当初四个人一起哈哈大笑都能看到后槽牙的画面还是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用硫酸洗都洗不掉了。2000年的3月24日,晚自习吧(日记里没具体时间...),我们四人决定用形容四大美人的俩成语来修饰4B,杨沉鱼,刘落雁,董闭月,鞠羞花,可惜不是美的倾国倾城,是丑滴祸国殃民,最可怕的是我们四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

    四个人磨磨唧唧的互相陪伴了这老多个月,一直到高一毕业分班。2000年7月1日的日记里我这样写到“说说家里的四个人:老大是作文书;我——漫画书;三儿——演讲与口才(嘻~~);四儿——字典~~”... ...

    这老多年了,大学四年里星星点点的凑了几次,但说实在的,感觉还是淡了。仿佛客气了许多,每个人也在这四年里没少变身。不过07年下半年,猛然发现除了老四杳无音信之外其他几个都回归大连了,包括老大的师傅、老三的学长、我的另一个老大——老孔,以及苏大妈,一个个都回大连来奋斗下半生了,于是又开始了大面积的聚会、打闹、说笑、湖吃海喝... ...

    关于4B,有这许多的文字记载,还有图片记载,可惜图片没有真人版的,只有我LB涂鸦版的... ...

    1、这张好像复印了好多份分发到个人手里了... ...

    2、这张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应景之作... ...

    3、这张里LB我的脸被其他3B笑了好一阵子... ...

    4、这张应该是一个系列之一,老大你的T那张还留着么... ...

    为了这帖子家伙我都给带全了,高中时期的日记本,图图也都给翻出来,挨个拍照,心血啊... ... 

    杨沉鱼你等这帖子等得花儿也谢了吧,瓦卡卡,你看到这儿是不是已经热泪盈眶了啊,小心睫毛膏把眼睛糊喽~~

  • 从小胆小,这是我一直坦然承认的事情,只是大家总是在上下打量我几番之后嗤之以鼻... ...

    我怕黑,怕鬼,怕血淋淋的人体器官... ...

    上学后开始一个人睡,于是家里开始每个月多交几块电费,因为我必须亮着我的小灯泡才敢闭上眼睛安心睡觉... ...

    家里停电的时候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一定是要哭的,不过这一点好像在高中的时候不治而愈... ...

    从小不敢看鬼片,也包括之后出现的惊悚片。小学四年级学校组织全体观看的《新龙门客栈》给我幼小心灵蒙上了心理阴影,之后的几天都无法安然入睡,老太太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拉着我的手轻轻拍着我的手臂哄我入睡,我仍旧是阖眼十分钟随即被不知明的恐惧吓醒... ...

    初中的时候吧,那部很火的电视剧《鉴证实录》,迷恋的不得了,虽然在看它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都是无赖一样赖在老太太的床上,不肯一个人睡... ....

    说了很多了,我打算现在进入正题,呵呵... ...

    我不知道为什么,小的时候很容易做噩梦,而且这些噩梦都是创意无限,不断翻新的。除了一个。我常常在睡姿不好的夜里做同样一个噩梦:我一直跑一直跑,很多吸血鬼追我,他们的长指甲就在我的背后,只差一步之遥就可以抓到我,跟我一起跑的一群里不断有人被抓到之后也变成吸血鬼,然后一起抓我。我常常就这样在梦里狂奔着然后带着一身冷汗醒来...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做噩梦,即使早上醒来的时候是蜷曲着双腿到麻木的地步,也只是残留下清清淡淡的梦境的痕迹... ...

    吸血鬼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

    其实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呵呵... ...

    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个社会上很多吸血鬼的,他们严格遵循这个社会的规则,一直在不断同化异类。我曾经是异类吧,只是不知道在哪一天的噩梦里,我终于在精疲力竭后被抓住了。现在,我也是吸血鬼,呵呵... ...

    再也没有什么噩梦了,我只是会出现在别人的噩梦里... ...

  • 时间又开始不够用了... ...

     不过很充实,瓦卡卡~~

    上周日真人CS来着,感冒中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亢奋,不知咋了,感冒病毒可能看到枪都比较亢奋吧... ...

    PP:

    1、匪类~

    2、匪团~~

  • 鬻韌偼... ...

    2008-04-01

    被耍三次... ...

    三次都是以MSN为媒介... ...

    第一次是在毫无预警之下被小唐陷害,狂点几十下鼠标才逃离现场... ...

    第二次,TPS群,不知道是谁(可能也是小唐...):终于证明张柏芝的儿子非谢霆锋之子http://XXXXXX.html

    其实我很少八卦的,可闲来无事就...结果就...又一次狂点几十下鼠标... ...

    第三次,又是小唐:刚写了一篇blog,纪念今天的事情。以及对我行为的后悔。。经历真的很不平常。。真是很特别的一天啊。。去我blog看一下吧。。。

    于是我就去了,然后鼠标就又是一顿狂响... ...

    我欲哭无泪... ...

    小唐,我恨你... ...

    不过通过今天的事情足以证明我,很傻很天真... ...

    哇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