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 ...

    2008-06-04

    早上出门前就预计到了今天会是痛苦的一天,但还是没料到会如此的痛苦,喝了几大杯热水肚子还是疼得死去活来,老天爷果然是顽皮的爷爷,永远让我猜不透他下一步想干啥... ...

    午睡后疼痛慢慢撤退,心情也渐渐好转,雨还是下,可心里多云转晴了,嘿嘿... ...

    最近看了些与心理学有关的书,说不清具体的哪一句或者哪一个字对我起了作用,也可能仅仅是潜移默化,反正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豁然开朗了... ...

    这20多年里我果然是一个太较真儿的人,小时候老太太说我较真儿我还一直以为是表扬我,现在想来还真是崩溃。我想这应该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错,先天的较真儿天性被教科书后天给发扬光大了。从小学,不,是从幼儿园开始,或者更早,从识第一个字开始,我们就被灌输了太多关于黑白分明的观念,这样是对的,如果不这样那一定是错的... ...

    曾经一度因为较真儿的性格无法作文,因为总想为每一个字每一个情节找出前因后果,最后结局是常常无法行文;也因为较真儿的性格一直无法学好政治历史地理英语,凡是没有前因后果的东西我常常是焦头烂额... ...

    总觉得我们少了一门课程,叫做“灰”,是关于那些似是而非的事情,也教会我们对于不影响工作不影响生活不影响命运的一些事情采取一种灰色态度,也就是一种没心没肺的态度,尤其是对于苦难和恐惧,这种没心没肺的态度显得尤其重要。大学毕业之后在社会里学习“灰”这门课程似乎有些晚了,我们已经走了不少弯路,还有不少孩子在自己的死角里一直努力的钻牛角尖,等到他们将来像现在的我一样,发现原来是这样的,黑白分明原本不是那么重要的,他们该有多么失落... ...

    只是我也想不通这一门课程应该安排在人生的什么阶段。又或者对于人生我们也不需要太较真儿了。优胜劣汰,这原本就是自然规律。适者生,不适者亡,看个人造化了... ...

  • 小学毕业之后对于儿童节一直处于无视状态... ...

    好像是从06年开始,迷恋上了儿童节... ...

    还是我说过的那句话,我们都在死乞白赖的抱住青春的大腿不放... ...

    这一年的儿童节,安排很满很紧张,细雨中的多人自行车,然后是好乐迪K歌(很多年的老节目了),晚上苏大姐火锅(吃饭也是有千年历史的骨灰级节目了)... ...

    中间我high了那么几分钟,但是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空虚的很茫然。说不清是因为什么,怎么轻易的就这么心灰意懒了... ...

    最近心情不太好,恩,可能是天气原因,也可能是身体原因,其他诱因还有很多,总体结果就是容易发怒,有事没事就沉闷了... ...

    天气会好的,好好休息几天身体也会好的,其他的那些忽略不计就好了,所以,心情也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呵呵... ...

    PP来liao~~~

    1、少了麦麦的多人自行车车队...

    2、少了猪的多人自行车车队...

    3、好乐迪...

    4、苏大姐里的我很低调...

  • 噼里啪啦... ...

    2008-05-27

    忍无可忍,重新再忍... ...

    偶做到鸟~~

    可在偶家马桶里如果也需要忍的话你直接给我两刀算了... ...

    其实人性都是一样,嘴里说着,“热烈欢迎,热烈欢迎,有各种意见和建议,统统提出来,这是避免我们将来更大错误的最好方式”... ...

    相信这话并且很多意见很多建议的今天直奔25的我还真的是很傻很天真... ...

    忘了曾经自己也说过这话了,忘了自己在实际听到批评指正的时候的心情和态度了... ...

    很傻很天真还真的等于死有余辜,被乱枪扫死还真的是活该... ...

    格言很多的,比如“工作和个人感情应该撇清”,说这话的肯定不是我这种热血沸腾的愤青... ...

    再比如“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可惜我不是瞎子不是聋子,充满敌意的眼神和挑战性的话语我还是全全接收... ...

    不过今天我没有热血沸腾,虽然眼神可以杀人,但我选择了看向脚底,杀死地面上无数的细菌好了... ...

    OK了,发泄的差不多鸟... ...

    察言观色是要学会的,客套话是需要学会分辨的,很傻很天真是只适合5岁以下小姑娘的,学会客套以及伪装笑脸是刻不容缓的... ...

    看了blog不服的少来找我,我家马桶你爱来不来,看了不爽自己负责,怎么着,怎么着,我就写了,恨!

  • 是不是即将有很大很大的豆包砸到我头上啊... ...

    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烦心闹心糟心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发生呢... ...

    已经接近适应了一个人生活,当然是带着牙牙一起生活。老太太说了,她负责照顾大的和自己,我负责照顾小的和自己。我现在已经可以规律的安排好一个人一只狗的日子,早上6点半起床带牙牙出门走走,然后回家为一人一狗准备早饭,然后刷碗,收拾好个人卫生,为牙牙准备好午饭,然后上班。下班除了跑一趟医院之外其他都与早上的安排雷同,稍微不同的是为第二天准备午饭以及收拾牙牙的个狗卫生,留下半个小时的时间关注一下灾区情况,再留下半个小时啃会儿书,然后就是睡眠,然后醒来继续新一天的日子... ...

    开始几天总是在躺下的时候感觉精疲力竭,最近已经慢慢适应了,只是浅浅的恐惧总是会在躺下之后袭来,结果是无法安睡,夜里一次次醒来,看到牙牙安静的睡才能继续睡下去,不过这种状态也在适应中... ...

    莫名其妙的事情从上周开始一件一件发生... ...

    某日,晚上10点零5分,我刚刚躺下开始啃书,牙牙开始小声呻吟,间或扑到我床头挠我左手。我很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穿好衣服带着她出门跑去广场的草地BB... ...

    隔日,半夜2点,被牙牙挠醒,无法出门,只好在阳台铺上一层又一层的报纸,供牙牙勉强解决问题,折腾到3点半才能再次合眼... ...

    再隔日,牙牙出去玩归来,莫名其妙身上沾满粘稠腥臭的液体,于是消毒液香皂洗发水轮番上阵一顿狂洗,然后偶也被汗水一顿狂洗... ...

    周六,抽出几个小时跑去逛街。和过年的那次完全相同的情况,买一堆东西,得得瑟瑟的晃悠,然后就发现丢了东西,小白脸失踪了... ...

    今儿早,牙牙与邻近的狗狗掐架,我莫名其妙的被对家主人一对老两口骂了一顿,我气得两腿发抖可说不出一句狠话,只能回家里一个人狠狠哭一通,欺负我家里没大人... ...

    心志已经苦过了,筋骨也劳过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已经是波谷,还是还要继续向下向下... ...

    否极是不是真的可以泰来啊,这话我问过好多次了,但愿真的是豆包就在眼前了... ...

    晚上买个彩票去... ...

    瓦卡卡... ...

  • 我想我是自私的,我做不到先人后己,也做不到先天下后家园... ...

    5月12日汶川发生大地震,可家里的事情千头万绪,我无从顾及那些可怜的身在远方的人们,只是沦陷在自己深深浅浅刻在潜意识的无助、无奈和悲伤里... ...

    从昨天开始,转机慢慢慢慢出现,我从悲伤中抽出身来,开始关注身边发生的事情,结果再次陷入悲伤的黑洞... ...

    一张张最真实的照片,让我泪流满面... ...

    我想问为什么,看到这些让人内脏纠结,泪流满面的图片我只是想到了这三个字,为什么... ...

    在废墟里苦苦寻找,最终只找到冰冷的子女小小身体的父母,是不是眼里流着泪心里滴着血一遍又一遍的问为什么... ...

    那个被双亡的父母保护了四十多个小时最终被救的三岁女童在许久长大之后是不是会一直被这阴影笼罩,想到失去的父母是不是还是会无助的问为什么为什么... ...

    辛辛苦苦半辈子建立的家园,在自己面前毁于一旦,未来一片渺茫,是不是也要茫然的问一句为什么... ...

    这都是为什么,这些无辜的人做错了些什么... ...

     

    未来,究竟是多远的未来,现在才是最真实最残忍的存在... ...

  • 原本以为青年节会平平淡淡的度过,除了吃饭睡觉看电视看书发呆之外不会再有什么其他节目了... ...
    在这个即将告别我的节日即将结束的时候,其中兄弟打来电话:二姐,翠峰苑(背景音乐是老大的狂笑)... ...
    对了,一晚上都忘了祝贺两位同学桩考满分通过,在此祝一下... ...
    差不多6点半左右,其中兄弟一瓶啤酒下肚,开始high了起来,笑得我和老大肚子疼... ...
    共享一下:
    1、I just removed my finger... ...
    2、玛丽连梦露... ...
    不知道这算不算侵权... ...
  • 距奥运会开幕差不多还有一百天,我在4月30号那天晚上哼歌的时候做了一个小小的决定,封嗓一百天,呵呵... ...

    只是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不是身体,是声音和脑袋... ...

    从06年夏天开始,小武同学介绍了Cool Edit的使用方法,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在大概一年半的时间里每天晚上只要不是加班基本上就是要出一首歌的,周六周日更是加班加点。3月4月的时候一场重感冒,声音开始变化多端,直到这一次五一TPS活动之前我才发现声带已经受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这一次真的要好好休息了,不知道这一百天的休息是否会有很好的效果,如果在8月的时候我的声音还是无法控制的发抖,那看来,我真的只好跟我的麦说拜拜了,呵呵... ...

    最近睡眠也总是毫无规律,很累的时候也常常失眠,夜里每隔一两个小时就会惊醒,牙牙的一点点小动静我即使带了耳塞也能听到。我想我需要格式化一下脑袋里的一些区域,或是整体的做一次磁盘清理,等真的到某日死机再补救就来不及了... ...

    有些事情是我无法左右的,唯一能做的是尽人事听天命,无形的压力都是自己给的,我想得减减负了... ...

    我不奢望奇迹出现,只希望一切维持现状就好,我在乎的人都可以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失眠,不难过,不知道可不可以... ...

  • 这个标题,你怕了么... ...

    最近心情一直不太好,很多事情,即使短暂的忘记可还是会在潜意识里鬼头鬼脑的出现啃食我的耐心我的好心情... ...

    所以今天我想说些快乐的事情,乱七八糟的琐事暂时抛到九霄云外半个小时,等我写完今天的段子再来找我... ...

    等急了么...下面开始进入正题,关于欲望... ...

    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我家里那个死鬼,阿连同学,钓了我几个月胃口然后告诉我五一不回来了,暑假都50%回来了,欧麦嘎,今年看来想痛快淋漓的逛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

    好,正式的进入正题了,瓦卡卡,这次是真的了... ...

    我想说的欲望,是这个,吃的欲望... ...

    这要从高中说起,或者更精确一些,是从高二搬到偏远山区开始。二十高中从闹市搬到郊区,入住的时候体育场和体育馆还只是一片沙地,我们只能凭借想像。食堂是已经盖好的,但是,也只是有一个吃饭的地方而已,除了吃饭时间我们无法从学校方圆1公里的范围内找到吃食,除非周末里从家里大包小卷的带来,然后在周四周五的时候弹尽粮绝。这个习惯在宿舍附近出现小卖部之后也没有改变,一直延续到每一个20高中人毕业的那一天... ...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人厌倦了每天下课以食堂为目的地的万马奔腾的景象,开始了计划周密的每周伙食自行解决方案,我是其中一员,阿连也是... ...

    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吧,和阿连的那一层关系,我不想说友情两个字,太矫情,也不想说哥们义气,我们还没有遇到过需要为彼此两肋插刀的情景,反正就是一种关系了,你别往普通里想就行了。和阿连的这层关系总是和吃脱离不了干系,所以这关系总是透着饭香,油腻腻的,嘿嘿。俩人都是饥饿感来如风坐如钟的类型,在吃上又总是有绵绵不断的灵感,加上相互促进,这吃的欲望便一发不可收拾... ...

    在学校的时候,每天的三顿饭,连早饭都不放过,我们换着花样,使每一顿饭即使是跑操后几分钟之内搞定的早饭也让它充满吸引力;上大学了,每年两次假期,靠父母吃饭的我们也是尽我们的所能在大连市四区里找些价廉物美的小吃犒劳自己;去年那次十一吉林之行,似乎心一直落在“吃”这个字上,风景都是当作必须完成的任务去参观的,敷衍的照几张像而已,阿连同学果然是最了解我的同学,带着我吃遍各种小吃,回大连之后我俩月里没敢往体重秤上站... ...

    很怕和风格不同眼光不同的人一起逛街,心累;更怕的是和没有吃的欲望的人一起吃饭,这不光是心累的问题了,连胃都累。有些人挑挑拣拣,咱觉得好吃的不行寻思着给人家留点结果人家不喜欢。所以碰到阿连这样吃的欲望等级相近又默契的真是难能可贵... ...

    吃是人生第一件大事,减肥是第N件大事,等吃的欲望满足然后负罪感溢出之后再减肥,瓦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