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凉... ...

    2008-08-06

    不是那么疼了... ...

    前天凌晨梦里梦见家里大门敞开,正在害怕的时候看见爸爸就真真切切的站在门口跟我说“没事没事”... ...

    心里不知道是不是疼得麻木了,现在只是觉得凉,很凉... ...

  • 先摘一段(亦舒《交友难》):

    “普通人交朋友,不过是喜欢见,多见几次,谈得来,聊多几句,倘若话不投机,便暂时回避,不必勉强。

        百分百纯真的小朋友关系,一无利害冲突,二无生意来往,吹吹牛喝喝茶,杀杀时间散散心,不亦乐乎。

        千万不要说到借、赊、帮忙、提携、同情......不要问朋友能为你做什么,请问阁下能为朋友做什么?

        人贵自立自爱,精神奕奕,谈笑风生地站出来,为友争光,哪怕会不受欢迎?

        大都会生活竞争激烈,谁不忙谁不苦?子所不欲,勿施于人。

        不要在朋友肩膀上百上加斤,直抱怨人情薄东风恶于事有什么补,快把烦恼塞进旧货袋,微笑微笑微笑,保证不愁寂寞。”

    我想说的是一句,祝你开心... ...

    朋友,开心由得他/她去,只要不是杀人防火,没有强抢豪夺,其他统统任你高兴,心中凄苦难过再来找我吧,呵呵... ...

    开心毕竟是人生除了吃之外顶顶大的事情,若吃饱但不开心,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所以,别跟我说对不起,别跟我说我其实也不想这样,统统不必要的,各人开心就好,我心平气和的乐意看到你开心... ...

    有些事情早知道晚知道于我都是一样,我已不是黏住朋友的年纪。朋友与情人一样,保留空间是第一大要事,千万不要斤斤计较为什么这件事情其他朋友知道而我不知道,更不要妄想朋友甩开亲人爱人把朋友摆在心中首位。朋友就是用来轻的啊,呵呵,试想若是你,是不是也是如此重亲重爱轻友呢,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

    而对于重亲重友轻色的那些朋友,我只能心怀感恩,尽我所能的照顾关怀,否则无以为报,难道你要我以身相许?!好吧,我考虑考虑... ...

    哇哈哈哈哈哈~~~~~

     

  •  星期六闲逛家乐福,心血来潮买了一大包荷兰豆回家,这东西我这小半辈子也就尝过一回,还有点小中毒,做是完全没做过的... ...

    刚才即兴弄了个蒜蓉荷兰豆准备明儿带着上班中午吃吃看。装盒前尝了两根,心虚慢慢从脚底板钻了上来。完全吃不出是生是熟,明儿不知道是否会中毒,别中午吃完饭整个儿放躺弄个惊悚片出来那可真不是啥好玩的事情... ...

    祈祷明天可以平安下班回家,阿门... ...

    PP:

  • 一个人... ...

    2008-07-04

    “一个人的心原来是世界上最寂寞的地方”... ...

    睡不好,所以心情轻易的变糟... ...

    我不想再说生活布满荆棘、人生如此坎坷之类,也不会再问否极是否真的可以泰来... ...

    只是一味的捱下去... ...

    现在能做的只是无声的捱下去... ...

    上周里,夜里噩梦醒来,不知道要找谁,眼睁睁的与恐惧战斗到天明... ...

    接下来是牙牙生病,整夜整夜的不睡,放心不下,于是几天里的睡眠也都是断断续续... ...

    前天以为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总该好好休息一夜了。夜里被蚊子咬醒,忙乱找寻灭蚊器很久无果之后我终于是控制不住的嚎啕起来... ...

    我一直不知道一个人真的会有这么无助无奈的时候,更不知道会有无助到嚎哭的时候... ...

    没有不公平,幸福的人过他们的生活,我过我的... ...

    空气很重,肩膀很疼... ...

  • 爸爸爸爸... ...

    2008-06-25

    6月18日,一个太特别太另类太让人不知所措的日子... ...

    2007年的6月18日,去了鬼门关一游,一周后好起来恍如隔世... ...

    2008年的6月18日,又是一个伤心欲绝的日子... ...

    下午的时候跑去医院,爸爸已经开始目光涣散,躺下2分钟马上爬起来,走2分钟再躺下,我和哥两个人一个扶着他的胳膊一个举着挂吊瓶的架子,一起坐下起立... ...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了起来,也没想什么,只是在大脑一片空白的状况下眼泪就掉了下来,并且源源不断... ...

    天黑以后,爸爸已经疲累的无法一个人独立从床上爬起来,我让累了好几天的老太太赶快休息,自己一个人按住爸爸的肩膀防止他起床... ...

    到10点的时候爸爸睡了,是我以为他睡了,医生来了才知道是昏迷,于是和老太太两个人哭着送爸爸去了ICU... ...

    然后是长时间的眼泪,我不知道有多久,12小时?24小时?还是48小时?脑海里开始不断浮现小时候的画面,很多忘记多年的事情也一件一件重新清晰起来:5岁以前总是被爸爸扛在肩膀上出门;爸爸总是说看着我吃东西他最开心,即使是我总是一边吃一边抱怨他又引诱我变胖;摔到脑袋满是鲜血的那次爸爸用大衣包着我一路飞奔到医院;小时候冬天临出门总是抱着帽子围巾大衣跑到爸爸跟前,等着他一件一件给我穿好然后扛到肩上出门;家里墙壁上爸爸给我刻下的我身高变化的痕迹;还有那辆爸爸专门在前杆上给我钉了小小座的自行车... ...

    小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爸爸爸爸”的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简单的叫“爸”,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爸爸很少说话。在这个生离死别的时刻,我突然发现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叫“爸爸”了,以后的父亲节可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突然就茫然到不知所措... ...

    19号上午,爸爸开始呼吸困难,医生判了死刑,让我们赶快通知亲戚朋友,准备后事。我趴在病床的栏杆上眼泪浸湿了眼镜、脸还有上衣,胸口好像被凿开了好大好大的一个洞,五脏六腑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任凭我怎么接都接不住,血淋淋的淌了一地... ...

    终于还是抢救了过来... ...

    到21号那天医生下了第二次死亡通知书,半夜里家里的亲戚朋友在病房外坐满了长长的一席... ...

    这个时候我不哭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泪流干了,还是看不下爸爸受更多的苦... ...

    爸爸的双手双脚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针孔,还有胶布留下的深深浅浅的痕迹;由于连续多日的输液,原本就与身体不成比例的肚子变得更加鼓胀,还有高高肿起的双脚和膝盖,干裂的满是血口的舌头和嘴唇;护士给爸爸插鼻管吸痰的时候我的心脏每每都痉挛的窒息眼泪直流。我不想爸爸再这样受苦了,也许这样结束他才能真正解脱,虽然这解脱对我和老太太来说代价太大了,但是这个结果也许才是对爸爸比较好的结果... ...

    所以,我不哭了,我们能做的只是不放弃不绝望,每一分钟都好好的陪在爸爸身边,让他开心也让他放心... ...

    爸爸醒了,前天的凌晨,我于是给麦麦打电话的时候高兴的边笑边抡胳膊... ...

    我不想再去想可能的结果了,虽然这结果也许离我并不遥远。2006年初的时候医生说爸爸的期限只有一年,我们已经从死神的手里又抢过了1年半的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的说再见,我只是想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会平静的流着眼泪说再见,平静的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老太太和自己,让他放心... ...

    我现在又像以前那样,爸爸爸爸,总是这样叫,我不知道还有多久时间给我,所以,我抓紧一分一秒,叫,爸爸爸爸... ...

    PS:谢谢很多人,这几天给我短信、电话以及无声支持的很多很多人... ...

  •  在淘宝买了几次东西了,每次基本都是小小的失望... ...

    反倒是这两个小小的可乐罐意料之外的令人心花怒放... ...

    下午4点左右收到了罐子,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打开来看,拍了一堆PP来晒,哇哈哈哈~~~ 

  • 延迟... ...

    2008-06-10

    生长发育的节奏总是比同龄的孩子们快些,出生时身长比普通孩子长了10CM;5岁时乘公交车开始买票;小学五年级时身高突破170CM;小学毕业177CM;初中毕业180CM.. ...

    身体疯长,思想的轨迹却划了一段长长的弧,回到正常轨道之后却总也跟不上同龄孩子们的脚步... ...

    大学里看到少儿不宜的镜头还是会偷偷别过脸去... ...

    大三时看到女生寝室里清一色的长发才开始蓄起了头发... ...

    现在,身边要么成双成对甜甜蜜蜜,要么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寻寻觅觅,我还是淡淡然的走我的路,跋扈繁乱的头发,纯天然底色的脸,宽大T恤,粗布牛仔,偶尔装装淑女,别扭一天之后继续做回自己... ...

    近来发生太多超出我理解范围的事情,没有对错之分没有是非之别,罪魁祸首只是我人生节奏的延迟。慢慢的我想我都会理解的... ...

    不知有没有一个下车站在路边等我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