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 ...

    2008-10-26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很容易想爸爸... ...

    就像小时候一挨打就想那没有见过面的姥姥一样... ...

    我想爸爸做的麻辣豆腐,想爸爸再坐在一边看着我吃,想爸爸再笑着问我是不是不好吃,想再一边说不好吃然后一边拼命的吃... ...

    爸爸走后的第一个冬天就在眼前了,又想起冬天的时候出门不论我穿的够不够,也总是在车站、车上、路上披着爸爸的大衣服,那些时候的我和爸爸都是多么的理所当然啊... ...

    我想起去年的夏天,爸爸帮我煮的那些鸡翅,想起爸爸累得坐在凳子上看着炉灶,想起爸爸回头看到我之后那个很累可很高兴的笑,为我做这些好像是他最荣耀的事... ...

    想起爸爸抢救醒来听说我在抢救室里陪了一个星期之后的大哭,想起爸爸哭着说“孩儿啊,爸爸累到你了... ...”

    想起爸爸最后一次昏迷之后我躺在旁边看着我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的脚趾... ... 

    想起出殡那天很多很多很多人的不以为然,我知道我知道的,这些都是理所当然,因为框在照片中的那个是我爸爸,不是大家的亲人,不是大家至亲的人。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我的天就这么塌了可是你们怎么都是这么的不以为然,那个是我最最最重要的爸爸你们怎么都不觉得难过,我只是觉得所有人都亏待了我爸爸,所有人都不是真情流露都是形式主义,如何也想不通怎么会是如此简单的一个仪式,怎么会让我在如此杂乱的一个场合轻易地就送走了我爸爸,轻易的就只留给我一堆白骨... ...

    最近又开始想念爸爸,我想还会有很多起起伏伏,也许会在很多很多年之后,剩下的就只有想念,没有眼泪了... ...

  • 世态微凉... ...

    2008-10-11

    曾经好像算是愤青一个... ...

    现在倒是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遁入空门了,呵呵... ...

    我原本心里总是有些埋怨,虽然嘴里不说,心里不知多少遍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现在似乎是透彻了些,各家有各家的苦处罢了,不必去羡慕谁也不必可怜谁,原本都是些可怜的人而已... ...

    赢者不必笑,输者亦不需哭,原本这人世间就没什么真正的赢家,你我他,统统都是输家... ...

    觉得有人对不起自己?未必,他们只是为了对得起他们自己罢了。人生短短数十载,委屈了自己岂不是划不来,所以当然是对得起自己排首位... ...

    有时心里还是会觉得凉,但是除了自己默默咽下这凉,自己给自己暖暖之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

    所以,有时候才会格外感激我的朋友们,这些不光是陪我笑的朋友们,谢谢你们陪我哭,陪我难过... ...

    世态微凉,现状吧,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凉下去。倒也没什么70、80、90之分,70里照样一批不懂事的,90里一样有顾家重感情的孩子... ...

    事态微凉,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学会坚强... ...

     

     

  • 浮躁... ...

    2008-09-24

    浑浑噩噩的日子... ...

    有一点痒痒的... ...

    有一点浮躁... ...

    有一点点懒... ...

    还有一点散漫... ...

    似乎是伤好结痂的感觉... ...

    又好像是无聊心烦的日子在床上打滚的感觉... ...

    心只是一路漫无目的的闲晃... ...

  •  喜欢这个有时消极有时自恋有时犯傻的刀刀... ...

    不知道这么黑的眼圈是不是因为想的太多... ...

     

  • 我知道这世上有很多的幸福... ...

     正如我知道这世上同时有着很多的苦难一样... ...

    很多幸福是由苦难换来的,而很多苦难藏匿在幸福背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偷偷露出了端倪... ...

    我只想活在当下,只想看别人演绎别人的人生,大悲或大喜,不想再身临其境... ...

    我不想再想象人生,我只过我能够预期的生活,不再想平白插入别人的生活里,平平淡淡就好了... ...

    我还记得2002年的夏天,当我以玩笑的口气细数这小小半辈子里的种种不如意,种种命运和自己的作对,有个人完全忽略掉我的玩笑语气,跟我说别这样... ...

    最近总是很轻易的想起这句话,我不记得当时自己说了些什么,这么多年后才因为这句话感动似乎晚了些,但是还是想说谢谢... ...

    应该还有很多年用来生活,希望可以顺利的老去,希望我关心的人和关心我的人可以在应该离开我的时候离开我,而不是让我在别人同情的眼光里一次一次的说再见... ...

    我总是有着不太好的运气,能够顺利的小学毕业、中学毕业、大学毕业似乎已经可以偷笑了。从2007年开始,似乎一点点的好运气已经用光,所以,我不想再赌,不想再赌幸福赌人生... ...

    只想做个旁观者,看着身边幸福的人们幸福... ...

  • 两个星期前终于把想了好久的烤箱买回了家... ...

    然后就是间断性的忙碌,曾经偷出来给录新歌的时间都用来烘烘烤烤了,中间常常伴随着皮肤烫伤的嘶啦声和烤肉烤焦的味道(这味道是开玩笑的,呵呵)... ...

    小试牛刀的成果展出... ...

     1、第一次烤蛋挞,没有买到淡奶油,所以蛋挞水只是黄色,还是没有葡式蛋挞的意思... ...

    2、第一次尝试玛芬,香草葡萄干口味,没有买到泡打粉,所以不够松软... ...

    3、第一次尝试巧克力味玛格丽特小饼,味道失败(糖少了),卖相失败(手工不够熟练)... ...

     

    4、第一次尝试酸奶蛋糕(也是第一次用蛋糕模子),味道很不错,可惜蛋白没打好,出炉之后塌陷了... ...

    5、第二次做玛芬了,巧克力玛芬,黑巧克力的价钱和耐烤巧克力豆的价钱以及黄油的使用量都让我发抖,这蛋糕,造价太高了... ...

    6、第二次做蛋挞,这次买到了淡奶油,所以终于是出现了焦黑的点缀,貌似很像喽,嘿嘿... ...

    7、迎奥运,巧克力玛芬五环+葡式蛋挞五环... ...

  • 我不知道是受什么指示... ...

    一直忙碌一直忙碌,一直不许自己停下来... ...

    一直不许自己静下来看书... ...

    忙着购物,忙着做饭,忙着看比赛,即使睡觉时也要开着电视,定时>=40分钟... ...

    星期天的夜里,终于知道自己潜意识里一直不允许自己静下来的原因... ...

    做饼干忽略了时间,躺下时已经十一点,老太太和牙牙都已经睡下了。我关了灯戴上耳塞给电视机定了时,躺下时四周很安静很昏暗... ...

    闭上眼睛,不知怎么就开始胡思乱想,追悼会里看到爸爸灰沉沉的带着隐隐约约笑意的侧脸一直晃来晃去,忍不住眼泪就滴下来了,然后是控制不住的抽泣,老太太醒了一直劝,可一直止不住,然后就昏昏沉沉的哭着睡着了... ...

    昨天半夜里被蚊子咬醒,睡意一下子从身体里抽离,我翻来覆去试着再次入睡,鼻酸和眼泪却不期而至,又哭湿了枕头... ...

    不知道怎么,不像以前那么怕黑了,可夜深人静却是最敏感的针,总能找到心里最柔软的那个缺口... ...

    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平心静气的停下来想过去想从前,可对于忘记爸爸,这曾经在二十几年里组成我生活如此重要一部分的这一件事,我总是心怀恐惧,想到也许有一天我会忘了爸爸说话的声音,样子,我害怕... ...

    我不知道能帮助我的是什么人或是什么事情... ...

    也许,对于未来对于悲伤,我们真的只能边走边等待,边走边忘记... ...

  • 我以为我会被记忆拖着不能走,我以为这会是很深很深的一道伤口... ...

    有那么几天,天黑了我醒着,天亮了我哭着,眼睛鼻子和明天都是肿的... ...

    有那么几天我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忙碌着,恍惚间总觉得是在帮忙别人家的事情... ...

    有那么几天回家的时候总觉得开门就会看到爸爸躺在床上看电视... ...


    前天夜里又梦到爸爸了... ...

    这个场景已经很久远了,小时候爸爸在除夕打麻将我总是睡在他身后,每次被他们洗牌的声音吵醒我就叫爸爸两声,或是摸摸爸爸的手肘,或是摸摸爸爸的腰,然后继续睡眠。梦里爸爸好好的坐在那里打麻将了,我依旧睡在身后,很安心很安心,伸手想摸爸爸手肘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爸爸没有了,没有了,已经没有了,于是在梦里大哭起来,伸手出去怎么也摸不到爸爸,然后哭醒... ...

    昨天夜里睡下去的时候想起来这一段,心里只是涩,不想哭了已经,我知道我在慢慢好转... ...

    一切都会好的,我知道,只是以前忽略的某些场景某些话现在成了我心里的缺口。那个旁氏洗面乳的广告,演到它就会转台,因为曾经看到电视剧里类似的情节嚎啕大哭... ...

    已经在慢慢好转了,已经可以像以前一样开朗的大笑,和大家开小小的玩笑了,食欲也恢复了(又要开始控制体重了,呵呵)... ...

    爸爸最后的一星期在手机里录下了几段话,第一次听了开头爸爸叫我的两个字就已经崩溃,现在还是不敢听,我想还是需要些时间吧... ...

    发现很多感情冷淡的人... ...

    发现很多心思细腻的人,疼我爱我关心我,我爱你们,谢谢... ...